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人物专访| 为亚裔孩子们撑开一片美好的蓝天!—记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创始人欧阳了寒博士、赵宇空主席

7月3日,美国司法部正式宣布废除奥巴马政府时代颁布的有关大学录取过程中可以考虑按种族比例录取学生的七个政策性文件!司法部定在美国独立日的前一天宣布这项重大决定,无论在时间节点和内容上都意义非凡,颇让人寻味和深思!

美国整个亚裔社区,特别是华人社区纷纷为司法部的这一正确决定拍手叫好,欢欣不已!而促成司法部积极做出此项重大决策的推手正是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的三位创建者赵宇空主席、欧阳了寒博士、李春燕教授。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联系地址位于新州李文斯顿镇(Livingston)。

近几年,亚裔教育联盟在维权方面可谓一枝独秀,蜚声鹊起,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他们为美国亚裔学生争取平等入学权利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并斩获成功!

出于对美国亚裔教育联盟这两位创始人的敬佩之情,我对他们进行了独家采访,探究这一突破性成就的来龙去脉。

Image result for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成员合影

访欧阳了寒博士:勇于担当  敢为人先

我和欧阳了寒博士约定在一家连锁店碰面聊天。当他站在店门口的瞬间,我似乎觉得连锁店大门显得有些矮小。我的直觉告诉我,欧阳了寒一定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将才!

我和欧阳多次参加新州华人社团联席会(NJCAA)主办的活动,见面的话题多半是社区活动和华夏中文学校的事情。在我的印象中,欧阳是一位学有专攻的生物学博士。他曾担任过蜜尔本(Millburn)华人协会的会长,是蜜尔本华夏中文学校的创始人、首任董事长和前任校长,也是目前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不可或缺的副主席。

我很想知道,欧阳为何能在工作之余奉献出大量的时间来组织和参与各类社会活动,是否和他的职业有关?

原来,欧阳了寒曾是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的生物学博士。与大部分来美求学的中国留学生有所不同,他通过自学计算机课程和参加短期培训,在华尔街顺利地找到了工作。他曾先后供职于摩根大通等金融机构,目前在一家知名的审计事务所担任IT 部门的要职。欧阳淡淡地说,当年转行得益于兴旺的股票市场创造了大量工作机会。但在我看来,能力超群的人通常不走常人之道。

欧阳说,华裔在美国人口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大家只有紧密联系,积极地组织起来才能把我们的声音传递出去。做为少数族裔,我们的发声经常被主流媒体所忽视,这就需要我们凝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力量,对外发出统一的声音。

2013年10月16日,美国广播公司(ABC)脱口秀节目《吉米秀》借孩子之口“杀光中国人”的辱华事件引发全美华人强烈的抗议。欧阳在大纽约地区率先组织和参与抗议活动, 后来全美各地的城市陆续跟进。做为大纽约地区抗议活动的总指挥,欧阳联络和协调各地的华裔领袖们在11月9日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全美27个城市在同一时间游行抗议的活动。这一系列的抗议活动迫使节目主持人和美国广播公司(ABC)就此前播放的不当节目正式公开道歉。ABC并承诺永久取消“儿童圆桌会”节目,还承诺会加强审查,杜绝今后发生类似事件。

Image result for statement on behalf of ABC entertainment and jimmy ki

在抗议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活动中,欧阳及活动组织者选择了川流不息的纽约时代广场做为抗议活动的最佳地点。当然这场抗议活动自然就成为当天时代广场的一道风景。当抗议活动即将结束的时候,欧阳播放了《龙的传人》这首歌,歌声牵动了在场每个人的心,也吸引了过往的人们驻足欣赏,许多人久久不愿离去现场……

其实,在许多场合,你必须先有自信,别人才会坚信你。

在纽约时代广场抗议美国广播公司(ABC)《吉米秀》节目的辱华言论

维权路漫漫

2014年初,加州SCA5法案在加州参议院获得通过,意味着在大学招生中把种族因素纳入招生考虑的范围内。这项法案在全美引起了加州和全美华裔的强烈反对。2014年2月27日, 欧阳了寒以华人平权联合会(Chinese Alliance for Equality)名义,联络全美各地16个组织, 致信加州众议院佩雷斯议长,坚决反对SCA5提案,敦促他立即采取行动,阻止SCA5 法案的通过。 在众多组织和华人的强烈反对下,这项法案最终未能通过。但欧阳提醒道,“拉丁裔人口在加州占有优势,一些议员为了选举的需要,有可能在将来让这个法案死灰复燃。加州的华裔民众应该提高警惕,做好相应的对策。”

欧阳和我谈到了2015年12月9日在首都华盛顿最高法院开庭重审费雪对德州大学(Fisher vs UT)的案子。

至今我仍清晰地记得开庭的前一天晚上,我站在窗前给欧阳打电话询问第二天是否能帮忙带几个社区的华人去参加集会支持费雪上诉?他说,“实在抱歉,我需要今晚开车赶到DC(首都华盛顿)为明天早晨费雪案的支持集会做准备……” 当时已是寒冬,我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听到嗖嗖的刺骨寒风,让我禁不住对他肃然起敬。

第二天中午,我看到了费雪走出最高法庭的照片,还有欧阳、赵宇空主席和费雪、爱德华(Edward Blum )律师的合影。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几位人物完全在做“前人栽树 ,后人乘凉” 的大事!费雪早已从另一所大学毕业且工作几年了。她做为原告控告德州大学在2008年按种族比例因素拒绝录取她。如果算经济帐,她是不会与德州大学对簿公堂的。但是为了寻求公理,她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把德州大学一步步告上最高法庭!

如果费雪能在最高法院赢得此案,那么直接的受益者将是亚裔,特别是华裔群体。当天来自各地的华人朋友们在赵宇空、欧阳了寒等人的带领下顶着寒风在最高法院的门口站立数小时支持和声援费雪。同一时间,我通过微信看到此情此景,我难掩激动之情,我的眼睛瞬间变得模糊了…….我心里充满着内疚感,后悔没有取消原定日程去加入他们的声援团队。

赵宇空、欧阳了寒、费雪、爱德华律师等在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处合影

我感悟到:如果你决心去做某件事,那么只有一个理由;如果你不想去做那件事,你可以找出上万个理由和借口。想到纽约大都会和首都华盛顿地区至少有五六十万华人在这里生活和居住,而到场声援的华裔人数仅寥寥近百人,让我感受到维权之路漫漫兮!

欧阳了寒带领支持者在最高法院开庭前声援和支持费雪申诉案

欧阳说,“被哈佛等名校拒之门外的华裔学生有成千上万,其中绝大部分成绩出色,且综合素质高,但是他们在被大学录取过程中遭到排斥和挤压,这和美国的宪法精神是背道而驰的。令人遗憾的是,目前只有五位被拒的学生勇敢地站出来和我们一起申诉哈佛等名校的不公平录取规则。”从族裔的角度看,这是令人尴尬的境况!

欧阳了寒、李春燕、张国栋等于2015年5月申诉哈佛大学当天合影

在2016年亚裔教育联盟申诉耶鲁大学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远道而来的学生家长面对媒体哭诉着其子在大学录取中如何饱受不公平对待。这位孩子在美国出生长大,品学兼优,出类拔萃,但竟然没有一所常春藤大学录取他。这个令人揪心的境况让这位华裔青年对美国教育系统彻底失望了,也为自己的亚裔背景留下许许多多的问号….

这个令人心酸的场景至今仍刺痛着欧阳的心。欧阳说,“美国教育部每年接受个人和团体对大学的申诉近万件,但每年能真正立案调查的可能就是几个案件,而以团体形式申诉成功的机率远远高于个人。亚裔教育联盟愿意为大家提供无偿援助,希望家长和学生们要充分利用亚裔教育联盟的平台把你曾经遇到的不公平待遇说出来,不要再做‘哑’裔!”

李春燕、欧阳了寒、赵宇空等于摄于美国国家新闻俱乐部

由于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在申述哈佛大学案件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也引起了世界媒体,其中包括中国大陆媒体的关注。中央电视台视于2017年12月初对AACE的相关情况进行了独家采访。

Image result for 欧阳了寒申诉哈佛大学 央视报道

央视采访欧阳了寒

铁肩担道义

美国思想家、作家哈柏德曾经说过,“责任趋向于有能力担当的人”。这句话用在欧阳了寒身上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2016年初,华裔警官梁彼得(Peter Liang) 收到不公正指控的新闻成为全美华裔社区的热点话题。 2016年2月13日,欧阳了寒发起了“挺梁(Support Liang )全国协调群”,邀请各城市核心组织者加入,很快欧阳就和各地的组织者们商定在2月20日发起全美同时抗议。全国协调群为了协调和支持各地的挺梁游行,发布了中英文的游行诉求,并制定了游行口号和标语, 供各地使用。同时在网站上统一发布各地游行的时间、地点和捐款信息,并号召各地组织大力使用统一的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主题标签(#Justice4Liang)。2016年2月19 日,在220游行的前一天, 协调群以 Coalition of Justice for Liang的名义对全美几万家媒体发布了10多万华裔将举行挺梁游行的消息。

最终,北美43个城市参与的220挺梁运动得到了所有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的极大关注,挺梁运动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欧阳了寒在纽约布鲁克林大桥上抗议梁警官案审判不公

2016年2月20日北美43个城市挺梁抗议活动集锦

易卜生曾经说过,“社会犹如一条船 , 每人都要有掌舵的准备。” 他告诫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基本的社会责任感。欧阳说,“为了提高华裔的整体形象和地位,我们需要每个华人尽自己的一份力!”

我们除了对欧阳的不凡经历表示由衷的敬佩之外,是否更应该学习他的社会责任感和勇于担当的精神?!

访赵宇空主席:审时度势 打赢亚裔教育维权之战

自从2015年底最高法院庭审费雪上诉德州大学的案件起,我开始关注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申诉(AACE)的议题。在美多年,我印象中的大部分华人同胞安分守己,勤劳置业,无心过问政治, 也很少关心自己的民权。从抗议ABC《吉米秀》节目的辱华事件、反对加州SCA5法案限定亚裔学生的入学名额,到声援纽约梁警官事件,无不体现出华人同胞对“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高度认同感。但通常因某事件引发的抗议活动都是短期阵地战,很快鸣金收兵,偃旗息鼓。华人团体少有长期的政治危机感和前瞻性….

但是,从AACE的抗争,我看到的却是另一个不同的画卷。

环环相扣 精准发力

采访前,我去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的网站(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 查看了他们这几年所做的事情:

2015年5月15日赵宇空在华盛顿国家新闻俱乐部申诉哈佛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主题讲演

2015年5月,AACE的创始人联合了64个包括华裔、印度裔、韩裔、巴基斯坦裔和其他亚裔在内的美国亚裔团体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递交申诉,要求他们调查哈佛大学针对美国亚裔申请学生的录取歧视。这是有史以来亚裔组织在追求平等教育权利方面所采取的最大规模的联合行动之一,目前已经获得美国司法部的正式调查。

2015年9月10日,AACE联合了117个美国亚裔组织,和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共同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法律陈述,呼吁全面禁止大学招生中的种族歧视。这项陈述是在最高法院第二次审理费雪(Fisher)诉德州大学时提交的。

2016年5月23日,AACE联合了美国132个亚裔组织向美国教育与司法部提交行政申诉,要求他们对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就其在大学录取过程中歧视亚裔申请学生进行调查。

2016年5月23日AACE举办申诉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摩斯学院时,联邦众议员,外交委员会主席Ed Royce先生亲自到场发表支持演说

2016年11月30日,AACE号召所有亚裔家长和支持者前往候任总统川普的网站提建议,要求新政府全面禁止在大学录取过程中非法使用种族因素,并保障所有族裔的孩子都享有平等的教育权益。

2017年11月,美国司法部正式回应了AACE的投诉,采取具体行动对哈佛大学进行调查。

2018年7月3日,川普政府采纳了AACE的政策建议,取缔了奥巴马政府在大学录取中大搞种族平衡,纵容种族歧视的相关政策,在全国范围内明显改善了亚裔孩子大学申请的环境。

2018年7月30日,代表着156个亚裔组织的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联手美国亚裔法律基金会(AALF)向波士顿联邦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非当事人意见陈述书(Amicus Brief),坚决反对哈佛大学对亚裔孩子的录取歧视并声援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对哈佛大学的起诉。

纵观上述内容,笔者深感亚裔教育联盟立标明确,脉络清晰,环环相扣,精准反击,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我隐约地感觉到有一位高人在运筹帷幄,把握全局……

满腹经纶 运筹帷幄

赵宇空主席自然成为我的访谈对象。在我的印象中,赵宇空先生是一位双语作家。他著有英文专著《华人成功的秘诀:五个激励人生的儒家价值观》。在书中,赵宇空对美国文化和社会所面临的挑战进行了分析,并根据儒家关于志向、教育、理财、家庭和交友的五个价值观,为人们应对这些艰难的挑战提出了解决方案和具体的生活指南。

书中的五个价值观包括:
1. 立志:为你的事业和生活立下宏大的志愿。
2. 勤学:追求优良的教育。
3. 节俭:为更美好生活而节省。
4. 顾家(齐家):关爱和管理好你的家庭。
5. 择友:发展有益的友谊。

其实赵先生不止是一位双语作家,他还是一位有着二十多年企业策划经验的战略家。我饶有兴趣地倾听他谈起他如何发起这个抗争,并在抗争过程中审时度势,使AACE在短短四年中在亚裔社区和美国社会产生如此重大影响的。

赵宇空说,华人受儒家思想的影响素来重视和提倡教育。许多华人家庭把教育视为实现美国梦和人生价值的最有效途径。而现在我们的孩子们在大学录取过程中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这就引发了亚裔社区的抗争。早在2014年2月,当赵先生看到加州西裔议员推出SCA5,试图在加州大学体系恢复种族因素之后,他就在《世界日报》撰文,呼吁亚裔进行抗争。

赵宇空接着说:“我在2014年参加反对加州SCA5法案抗争活动之后,看到很多关注孩子平等教育权益的亚裔同胞纷纷建立了草根组织,当时就觉得联合亚裔组织申诉藤校的机会到来了。所以就在2014年11月我和李春燕、欧阳了寒、陈郁、孙盈盈、张国栋、王耀明、谢文鸿、杨云雷、祝贺、田振东等华人社会活动家共同成立了申诉哈佛组委会,开始了申诉哈佛大学的行动准备。这就是孙子兵法注重的势与节(利用时机)。”

“出于同样的道理。当川普当选总统之后,我就在AACE理事会提出,AACE应该向川普新政府提出政策建议,改变奥巴马时期对亚裔孩子歧视的大学录取政策。”

我很关切地问赵主席,“您挑战的是资源雄厚的教育巨人—哈佛和藤校,做为一个草根组织的带头人,您做好长期抗争的思想准备和最坏的结果了吗?”

赵宇空说,“利在天下者必谋之,利在万世者更谋之。”相信亚裔教育联盟的同仁都是怀着这种信念走到一起来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只要把事情做好,就有成功的希望。孙子强调备战。我们在申诉哈佛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就做了几十个问题的准备。把我们的活动准确地定位在民权(Civil rights)议题上,并表达了我们对贫困孩子的同情。所以我们才获得了保守和自由化媒体双方面的踊跃报道。除了《华尔街日报》这样的保守媒体之外,连《洛杉矶时报》、《Huffington Post》这样的自由化媒体都刊登评论文章,同情和支持我们。”

正是这样的理念,AACE申诉哈佛的壮举可是一鸣惊人,震撼了美国和世界媒体:

• 2015年5月15日, 赵宇空带领哈佛申诉委员会联合64个美国亚裔组织正式向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和美国司法部民权司正式提交申诉,在首都华盛顿召开新闻发布会,美国国会众议员达纳罗波拉巴克亲自到场支持。

• 2015年5月15日至6月30日,来自美国、亚洲、欧洲、大洋洲和中东的媒体发表了60多篇有关亚裔教育联盟申诉哈佛的报道。另外还有20多篇评论文章发表于各大英文报纸以表支持。

• 2015年6月5日,美国排名居首,日发行量达两百万份的《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对赵宇空先生的采访。这是美国媒体首次对亚裔教育主题最全面、最深入的采访。

• 2015年6月22日, 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为首的5名众议员(Ed Royce、Dana Rohrabacher、 Pete Olson、Glenn Grothman及Dan Donovan)向教育部和司法部发出联署信件,支持AACE对哈佛的申诉。

赵宇空于2015年6月接受《华尔街日报》记者采访

2015年8月4日,美国众议院7位亚裔国会众议员 Judy Chu (赵美心)、 Robert C. “Bobby” Scott、Michael Honda、Mark Takano、Grace Meng (孟昭文)、 Ted Lieu (刘云平)和 Mark Takai 向美国司法部发出信件,支持AACE对哈佛的申诉。

看到如此壮观场面的申诉活动,我不禁问到,“做为少数族裔的代表,亚裔教育联盟是否在宣传上太过高调?”

赵宇空先生说,“我们申诉哈佛的一个重要原则是不涉及与黑人和拉丁裔争入学名额的零和游戏。我们的申诉争取的是对所有族裔孩子的公平对待。出于我们的爱心,我们还支持不分种族的、以经济条件为依据的,适度、合理的平权法,因为它能真正照顾那些需要帮助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我们的申诉活动并不孤独,有很多其他族裔裔的国会议员、名人、媒体都在为亚裔报不平,表示同情和支持我们!

虽然我们在大张旗鼓地宣传我们的抗争,但当我们在向川普政府提出政策建议的时候,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策略,一直谨慎从事,低调进行。从2017年初开始,我和议员们,及很多政要见面、联络都是没有公开的。我们于今年三月五日正式向美国教育部民权办公室和白宫亚太事务办公室执行主任汇报、提交政策建议之后,没有做任何新闻发布。没有向亚裔社区宣传,就是不要打草惊蛇,避免引起支持以种族因素进行大学录取的那些组织的大规模反弹。这样就保证了这一使命的顺利完成。孙子兵法强调出奇制胜,不要打草惊蛇。”

这似乎就是兵书里所讲的,“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秘计往往隐藏在公开的事物里面。

在我眼里,华裔通常擅长的是技术,而赵宇空更擅长的是战略和战术,真不愧为世界知名企业的全球规划总监!

今年3月5日赵宇空和AACE团队在美国教育部向民权办公室官员介绍AACE有关大学录取的政策建议

洞悉时弊、据理力争

我很想知道,美国常春藤名校对亚裔学生的歧视主要体现在哪方面呢?

赵宇空说,藤校对亚裔考生的严重歧视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大学录取的三重标准。

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前华尔街日报记者Daniel Golden 在2007年出版《入学的代价》(Price of Admissions)书中提到,“大多数精英学校的录取流程有三重标准,对亚裔要求最高,其次是白人,最低的是非裔和西裔。” 两年后,普林斯顿大学教授Thomas Espenshade和他的学生Alexandra Radford发表研究证明:亚裔的录取率在每一个SAT分数区间都是最低的。平均来看,亚裔要进入美国的名校,所需的SAT成绩必须要比白人学生高140分,比西裔学生高270 分,比黑人学生要高450分(总分1600分)。

第二、种族配额。

Ron Unz 在2012年发表文章阐述: 1993年哈佛大学的亚裔学生比例达到了20%,然后立刻就下滑,并基本上一直保持在比这低3到5个百分点的水平。尽管亚裔的人口总数从1993年到现在已经翻了一倍,并且学生素质提高了。由于种族配额,“亚裔在哈佛的相对入学率一直在暴跌,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已经下降了超过一半。在耶鲁、康奈尔和许多其他常青藤学校都有类似的下降。” 我最近到南佛州,那里的华人家长告诉我,十年前很多华人孩子很容易进入藤校,现在十分难。

第三、使用种族偏见。

美国社会对亚裔有着很多的种族偏见,例如,说我们的亚裔孩子很内向、是只会考试的书呆子,没有创造力,没有领导能力和冒险精神等。这与事实不符。” 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最近在分析了16万份学生录取档案之后披露出来的歧视事实更是触目惊心:哈佛录取官员,很多从来没有见过亚裔考生,但给亚裔孩子的个人素质清一色地打低分。

CGTN主持人采访赵宇空主席

我在哈佛申诉书中和《福布斯》杂志发表的评论员文章都驳斥了这些谬论。列举几个重要的事实:在2006-2012 年间,虽然我们只占美国人口6%,42%的有移民参与的高科技企业是由亚裔创立或参与创立的。这充分说明了亚裔的创造性和创业精神。客观的说,每一个华人中餐馆老板,每一个印度裔和巴基斯坦裔汽车旅馆的店主都具备领导能力和冒险精神!

如果谈到亚裔孩子,实际情况是,在过去这20年间,亚裔特别是华裔学生不但数量增加,素质也显著提高。过去5年中,亚裔学生获得31%的“总统学者奖”,这个奖为表彰美国最优秀的应届高中毕业生而设立。它的评选标准除根据学生的学习和考试成绩外,还有个人品质、领导能力和社区服务综合评比得出的。

对于常春藤名校对亚裔个人素质的歪曲现象,首先,我们自己不能认同这些种族偏见,不能让藤校找到歧视我们孩子的借口。其次,我们应该广泛地宣传我们的成功。这样才能改善华人和亚裔的社会地位。”

赵先生的回答让我不由地想起一件挥之不去的疑问。华裔群体已经在美国各行各业涌现出来了大批的优秀人才。但好莱坞的影片却总是有意把华人定格在中餐馆、杂货店、洗衣店,而且表现手法上多有不善之意,大有刻意丑化华人形象之嫌。

2018年总统学者奖共颁发给161名高中生,其中华裔28名(约17%),包括4人获艺术类奖项。图为2018 获总统学者奖的高中生与川普总统合影

委屈自我 矢志不渝

几年前,赵宇空的儿子赵睿达的出色表现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赵睿达是所在学区上万名毕业生中唯一获得国家优秀学生奖学金的七人之一。睿达无论在学科成绩还是社会活动方面都十分出色。他的GPA 是5.3 (不加权是4.0),而且SAT和PSAT考分都拔尖超群。

他曾经担任该高中科学奥林匹克、辩论队以及科学知识竞赛等学生组织的主席、队长等职务。写作也是他的强项,常常在校报发表文章。他作为FTC机器人团队的骨干成员曾两次打入了世界级的竞赛。睿达喜爱足球等体育活动。他还常去佛罗里达医院的癌症研究所以及其它的公益性组织担任义工。

赵睿达(左三)和其父(赵宇空,右一),其母(李文兰,左二)和高中校长(Dr. Anne Carcara, 右三)和物理老师(Sue Fen Huang 左一),生物老师(Melissa Juergen, 右二)于2016年春的合影

令人诧异的是如此出类拔萃的学子竟然没有一所前20名的大学录取他。我的直觉告诉我,赵宇空先生申诉哈佛、藤校案可能负面影响了其子的大学录取。我不忍心解开他的伤疤,但还是想了解事实的真相。

赵先生说,对这个问题我也有理由怀疑。在2015年申诉哈佛大学之后,美国有二十多家主流媒体对我进行了采访。华尔街日报还专门发表对我的专访,并透露了我居住的城市。藤校录取官员肯定会关注这些报道,并可能注意到我的名字。而且,在大学申请书上,学生的所有家庭信息都必须填写清楚。所以我有理由怀疑孩子是否受到打击报复,但种族歧视肯定是原因之一。但是由于藤校录取是黑箱操作,我们看不到实情。

我深表同情地问赵宇空,“您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亚裔孩子们争取平等教育,但自己却受到如此的伤害,感觉后悔吗?”

赵宇空说,“我对孩子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有深深的遗憾,但这不是后悔!如果我把精力只放在自己小孩的教育上,我可以得到更直接的回报。我一直认为自己在生活和工作基本稳定之后,应该为自己的社区,为美国社会做一件功在后人的大事。即使在面临困难的时候,我都一直想把它做好,不放弃,坚持下去。在此,我还要感谢我太太李文兰。她在我开始领导申诉藤校之后,承担了家里绝大多数的家务事,给我了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今年五月赵宇空在平等机会研究中心举办的藤校歧视亚裔讨论会上发言

今年五月赵宇空在盐湖城讲述藤校对亚裔孩子的歧视

亚裔教育联盟作为一个草根组织,他们如何筹集善款以应付各项开支呢?

赵宇空说,我们在申诉哈佛时,由于亚裔社区对我们不了解,所以我们没有向社会募捐,决定先把事做出来再说。我们组委会成员是自己掏腰包买机票到华盛顿DC上交申诉,自己掏钱支付旅馆等费用,还要想办法解决新闻发布会的费用。因为缺少经费,我们放弃请专业人士录影。亚裔教育联盟就是凭着这种奉献精神做事的。现在我们已经做出成效,而且需要为亚裔孩子继续抗争,所以殷切希望社会大众能给予我们经济上和精神上的支持和帮助!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人只有献身于社会,才能找出那短暂而有风险的生命的意义。” 这句话似乎印证了赵宇空主席及其团队成员这几年走过的风雨历程。

如今,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已经成为美国亚裔教育维权的领军组织。有越来越多的有志之士加入到他们当中,如黄晓夫和张国栋在纽约,戴挺和Ajar在DC,吴文渊在迈阿密。李双在波士顿……他们在各地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在采访的尾声,赵先生对我强调,他对亚裔社区对AACE的踊跃支持表示深切的感谢。他说, 虽然我们在过去四年中取得了重要的成就,但是还没有实现最终的目标,那就是消除大学录取中的种族因素。像马丁路德金博士当年梦想的那样:我的梦想是有一天看到我的孩子们,不在会因为种族或肤色不同而受到不同的对待。

我问道赵先生AACE的近期计划。他告诉我,AACE正在发动亚裔在十月十四日到波士顿进行声援大游行,声援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FFA)对哈佛大学的法律起诉。

最后,我们祝愿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在维权的道路越走越宽广,为我们亚裔孩子们撑起一片美好的蓝天!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的网站是: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

微信里 扫一扫
人物专访| 为亚裔孩子们撑开一片美好的蓝天!—记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创始人欧阳了寒博士、赵宇空主席
本文由【大纽约生活网】独家约稿,由 舒戎飞 原文创作。欢迎转发或转载,分享给更多的海外华人。转载到其他网站时请注明出处!部分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